雪莱特一季度净利亏损1963万 逾期债务1.2亿占净资产24.7%拖累经营

2019-06-12 11:38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见习记者李顺

大肆并购开拓创新业务的雪莱特(002076.SZ)如今反被拖累。

雪莱特5月15日晚间公告,截止目前公司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1.21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4.71%。

这一业绩延续去年亏损状态。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5.66亿元,同比下降44.8%,归母净利润为-8.34亿元,同比下降1592.75%。

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柴国生也萌生退意。此前,柴国生拟出让部分股权并提出辞去所有职务,两位独董也对年报提出异议并一起离开公司。即使柴国生最终选择留下,但公司目前已经积重难返。

公司之前先后涉足新能源汽车、充电桩、锂电池、无人机等各种热点行业,但截至目前收购的公司业绩要么未达预期要么大幅亏损,拖累公司整体业绩,去年底大幅计提资产减值7.82亿元,其中商誉减值为3.12亿元。

大幅扩张也带来资金不足的后果。截止去年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19亿元,但受限资金有1.01亿元。到了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更是直接减少55.69%,还剩下5538.57万元。

融资成本不断攀升,财务费用更是“吞噬”了公司大部分利润,而且营运资金紧张,部分业务已经无法开展。

一季度净利润下降257.39%

去年首亏8.34亿元以后,雪莱特的业绩更是直线下滑。

4月30日,雪莱特发布一季报,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8463.80万元,同比下降55.68%,归母净利润-1963.32万元,同比下降257.39%。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度是公司业绩巅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1.45%至8.02亿元,净利润达到公司的最高水平5679.64万元,增长229.08%。2016年和2017年营业收入稍微有所增长,但净利润一直徘徊,直到去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44.83%,只有5.66亿元,净利润更是大幅亏损8.34亿元,同比减少1592.75%。

雪莱特对此解释,报告期内公司融资成本不断提升,财务费用增加较大,受营运资金紧张影响,公司部分业务受到影响,营业收入下降较为明显。

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从去年开始公司部分业务就已无法开展。去年下半年,子公司富顺光电通过缩减人员,逐渐关闭产线,暂停了部分业务,包括原有的LED照明设备和LED显示系统业务,预计短期内尚无能力恢复相关业务的正常运营,扭转亏损局面,目前富顺光电仅能重点维持小部分充电桩业务。

而债务逾期事项会导致公司融资能力进一步下降,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可能对部分业务造成一定的影响。

子公司业绩不达预期

近三年雪莱特大肆跨行业收购公司,收购资产大部分的业绩低于预期。

雪莱特于2015年1月支付对价4.95亿元收购富顺光电100%股权。当时LED行业因大量企业的涌入呈现产能过剩,实力较弱的中小企业都面临被淘汰的危险。于是雪莱特果断选择并购高端LED产品解决方案专业提供商富顺电子,巩固在LED应用产品领域的整体竞争力。后面三年富顺电子确实为雪莱特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圆满完成三年净利润之和1.65亿元的承诺。

不过承诺一完成业绩立马就变脸,2018年年报显示富顺光电去年营业收入1.12亿元,净利润亏损3.65亿元。此外,雪莱特还对收购富顺光电形成的1.68亿元商誉进行了全额计提。

公司的第二次大额并购是在去年2月。才终止收购锂电池负极材料企业深圳斯诺,公司又马上发行3196.72万股股票和1.05亿元现金合计3亿元收购卓誉自动化100%股权,布局锂电池生产端,进一步延伸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当时卓誉自动化注册资本500万元,3亿元这一收购价格超过标的公司经审计净资产金额的11倍。

值得一提的是,桌誉自动化2015年到2017年1-6月向前5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477.78万元、2868.50万元和5487.65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从42.52%上升到99.13%。当时这项收购被质疑“存在利益输送”,不过卓誉自动化做出了业绩承诺,2017-2019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05亿元。

2018年其预计收益为3300万元,但实际完成业绩为821.59万元,因此对卓誉自动化计提资产减值1.40亿元。何立等4名原卓誉自动化股东将以股份补偿方式对业绩补偿,补偿股份数量为1006.80万股,占4人所持雪莱特股份总数的31.49%,占公司总股本的1.29%。

同花顺数据显示,雪莱特仅仅在2017年全年共完成8笔收购,交易金额共计1.86亿元,而且并购标的所处行业五花八门,有无人机、教育服务、新能源科技、电子商务等等。

控股股东已生退意

今年2月,公司两位独董丁海芳及彭晓伟双双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一起提出辞职的还包括雪莱特董事长柴国生。

最终柴国生收回了辞职报告,原因是为增强公司债权人的信心,确保公司经营稳定。不过,柴国生或许早有退意,2019年1月,柴国生与广州启录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5000万股(约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43%)转让给广州启录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因双方未能就合作的主要方案达成一致,终止合作。

公司的财务危机仍未解决,且愈演愈烈。根据公告,截止目前公司共有8笔贷款到期,公司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1.21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4.71%。并且雪莱特的多项资产被冻结,其中其持有的卓誉自动化100%股权被申请冻结,子公司富顺光电持有宇杰智能包装100%股权被申请冻结,冻结期限自2019年2月28日至2022年2月27日止。

而柴国生本人也财务压力巨大。柴国生于华泰证券办理的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部分质押股份被华泰证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平仓处置。已被动减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85%,总金额为1441.44万元。

截至2019年5月7日,柴国生质押公司股份2284.96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9.50%,占公司总股本的29.37%;累计被司法冻结的公司股份2818.11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12.27%,占公司总股本的3.62%。

根据年报显示,截止去年底公司共有受限货币资金共计1.01亿元,占货币资金总额的84.59%,其中票据保证金、保函保证金、借款保证金的资金共有8910.04万元,诉讼冻结款项资金为1156.06万元,实际可用资金仅有1872.33万元。

今年一季度,公司财务费用就已花费1102.55万元,账上货币资金为5538.57万元,短期借款仍高达4.47亿元。公司流动比率为0.9,速动比率为0.49,公司的短期偿债能力严重不足。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