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妈妈和她的120多个贫困娃

2019-10-29 14:25

▲“唐芳爱心群志愿者中队”的爱心人士和村小贫困孩子们在一起

受助孩子们口中的唐妈妈——唐芳

▲唐芳的手机满屏都是爱心群

▲一位爱心妈妈与受助孩子难舍难分

▲“唐芳爱心群”获得的爱心奉献奖

大足区有个中敖镇,中敖镇有个明月村,45岁的唐芳家就在村里,还有夫妻俩十几年打拼种成的几百亩杂柑果园。

3年前,开始致富的唐芳在那里起步,自发建起一个微信好友至今已上万的爱心资助微信平台,参与捐助的爱心人士覆盖北上广深川渝浙等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目前每月固定受捐总额超过3万元,帮扶着120多个当地农村的贫困孩子。在这些孩子心里,那里的明月是一轮橙色的月,散发着一片温润的光……

3年前的第一次

上月中旬的一天,有2个手机3个微信号的唐芳,同时在她的11个“唐芳爱心群”里@所有人宣布:“柑已经卖完了。”语气里有种如释重负的味道。

按照她丈夫杨峰的说法:卖了10年杂柑,只有今年到3月份还在卖。因为去年雨水多、落果多,影响了杂柑品质,加上养护成本增大被迫提价等原因,在家分工负责销售的唐芳被多“套”了一个多月。

唐芳无法不记挂那些孩子们。4月17日,刚歇口气,她就约上群里杨春莉、李小菊两位爱心人士一起,专程去了龙岗村蒙贵英的家。“我们都很开心,她家有了很大变化。除了我们这边两三年来的资助,政府还帮她家打了院坝,修缮了房子,给全家办了低保,还给她父亲安排了一个守山的工作。”唐芳现场录了个视频发给远在韩国留学的湖北籍学生、每月都给蒙家五兄妹捐助400元的李佳佳,视频里孩子们坐成一排大声说着“谢谢李姐姐、谢谢谢谢……”,那一刻,唐芳百感交集。

此行只是唐芳今年给自己定的计划的第一步。“今年我打算用几个月时间走访一遍我们爱心群资助的一百多个孩子,给每个孩子都录一段视频发给资助他们的爱心人士看看,也让孩子们能亲口给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说一声‘谢谢’。”

唐芳最初借助网络平台帮扶困难乡邻是2015年12月28日的事。当时,同村村民李治全不幸截肢,两个上小学的儿女一时也无人照顾,经常饱一顿饥一顿,“看着他们,我的眼泪当时就忍不住了……”于是那天上午10时46分,唐芳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出第一条求助信息:“朋友们,献点爱心!”

令她意外的是,在发出请求的当天就收到捐款七千多元,到第二天上升到11395元,还收到不少粮油肉蛋衣物文具等。捐款捐物的好心人,既有在她所开果园现场购买和网购的顾客,也有外地和大足各界人士、各方朋友,最后90多人共捐了16099元。唐芳自己也捐了一千多元,并激动地在圈里写下一句话:“感谢群友献爱心,群友伟大!”后来,李治全一家的困难在当地政府和各方爱心人士持续帮助下得到解决后,还剩下8000多元捐款,这笔钱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唐芳继续“做好事”的基础。

截至目前,唐芳依托其合计上万人的“唐芳爱心群”和“朋友圈”平台,在众多热心人士的支持下,以捐款捐物等多种方式,帮扶了大足当地20多个乡村的上百个困境孩子和孤寡老人,累计捐款总额50多万元,直接捐钱捐物或出力参与的爱心人士超过400人。

1800多条“朋友圈”

自从在3年前开了头,唐芳的微信爱心群体年年都有一些特别的计划,比如连续两年多都在“六·一”、春节期间组织“献爱心”“送温暖”等活动,参与人数多的时候上百人,须提前两三个月就开始各种大大小小的安排和事无巨细的准备。

但这些其实都不是唐芳及其“爱心群”的日常。平常的日子里,关于爱心资助这件事,唐芳还有更多更繁琐的事情要做。比如每月第一天,往往就是唐芳最忙碌的日子。拿4月1日那个大清早来说,当天早上6点左右,在11个“唐芳爱心群”里一口气发完天天都发的11个早安小红包后,唐芳就开始接收一连串的、从当天凌晨就陆续发给她的爱心捐款:重庆某健康医疗公司杨宁强500元、大足昌州书画院李文生李菊夫妇300元、大足“肖鲫鱼”肖文宏400元、江西宜春黄赪宇400元、成都某公司肖玉兰2900元、万州山鸡养殖方红强100元、大足保健院彭栋琼200元、大足“狼图腾”网友200元……到下午已收到19个共7320元的微信转账红包。

对于收到的每一笔捐款,唐芳都会及时将这些微信转账逐一截图并编写好每一条文字说明:收到谁的几月份(或临时)捐款、金额多少、捐给谁的,是否定向捐助、长期捐助等,然后分别晒在她的11个“爱心群”和两个微信账号的“朋友圈”里。4月1日19笔捐款的图文信息加起来是38条,逐一发送在13个群圈平台上就要发494条次,把这些信息一口气翻一遍都看得人眼晕。杨峰向记者吐槽:“她随时随地都把两个手机拿在手头看过去看过来的,看着都恼火。”唐芳则笑着说:“是有点麻烦,有些时候要发很久,而且每天还要记账,月底或月初的时候还要晒月度总账和收支明细。但是我愿意,因为这样做才会让所有人很清楚、很及时地看到。”

3年多来,唐芳就这样在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了1800多条有关爱心捐款捐物、组织活动的各种信息,晒出相关图片5700多张,“这些信息会永久保存”。而从2014年开始建微信群时的一个、两个,到逐步增加到目前的11个“爱心群”,她在这些群里同步发布这些信息的所有工作量,已难以统计。

从1元到超过3万元

2月9日下午,大足足丰刀叉羊肉馆的年轻女老板谭元芬,郑重地给唐芳发去一个89元红包后,才开始新一天的忙碌。她在2014年就参与了唐芳发起的爱心捐助并成为志愿者,“那时候捐款都是200元起”。去年开始生意差起来,她想方设法兼做中餐维持,并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只要客人们在店里每订一桌中餐包席,哪怕利润很薄甚至赚不到钱,我都要给爱心群捐1元钱。”4月2日,她又发了个红包给唐芳:“唐姐,二月份剩点,三月份有8桌,就发个66给你,吉利。”

给自己定规矩的还有打工仔出身的张松,现在大足城里开着一家卖水产的小店,虽然还欠着十几万贷款,但每做成一单批发或配送生意,根据单子大小,他就会主动给唐芳发去5元、10元、20元的捐款红包,多的时候也一两百、三四百元。为了让记者理解他捐款金额的“逻辑”,他用一双因天天杀鱼而伤痕累累、红肿粗糙的手,把那本卷边翘角又湿漉漉的账本翻过去翻过来,一笔一笔地指着认真解释。

在不少人心中,捐款捐物扶贫助困往往是“富豪”“大款”们的事,但在唐芳的“爱心群”“朋友圈”里,却处处是各种各样普通人的身影。他们中间既有大大小小生意人,也有公务员、军人、老师、艺术家、大学生、职员、农民、打工者、不知名网友和不愿留名的好心人。他们的捐款从1元开始,到几百上千元,直到现在单人固定月捐款最多的是3700元,似乎都不是“大手笔”。但越是微小的资助,唐芳越深知这些杯水车薪背后雪中送炭般的可贵。

人称“曾二姐”的曾昭敏,是当地和平养老院的创办人。正是出身农村又在商海曲折沉浮多年的经历,让她对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有着更深的理解。一年多以前,她加入这个爱心队列,现在每月400元定向捐助着天山乡双溪村杨庆等两个孩子。

同样是大足农村子弟的“90后”粟宁,在前年4月联系上唐芳后,从去年11月开始,每月出资3100元固定资助明月村杨新悦等13个困境学生和1位孤寡老人。

李小菊曾琦珈母子,一个在大足帮助丈夫开诊所,一个远在西藏边防武警部队服役,母子俩从两年前开始一致行动,至今每月要拿出600元定向帮扶三桥、天台、双柏村的杨亮杨婷兄妹、蒋泞慧、周小菊等4个孩子。

杨春莉、杨洪刚都是大足杨氏家族成员,按辈分都比唐芳小一辈。杨春莉两年多来为唐芳的爱心活动出了不少力,现在每月出资1000元资助着九石、麻杨、天台村的杨雄涛杨雄敏兄妹和蒋浩军、骆雅菡4个孩子。杨洪刚一年前也跟着加入,每月200元帮扶明月村的学生杨金秀。虽然杨春莉年龄比唐芳还大一些,但两人每月微信转账资助款时,都会郑重地称唐芳一声“老辈子”。

还有每月200元指定捐助中敖小学女学生于亿的大足天醉园枇杷山庄林金婵、每月200元不指定捐助的大足博恒茶庄魏桂贤、每月1000元指定捐助5个村里5个孩子的大足华康保险柏用仟。

记者:大家都夸你善良、热心、真诚,付出大量精力时间实实在在地帮助困难群体,你如何看待别人对你的评价?

唐芳:我不在意别人的评价,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可以了。能够帮助别人,我很开心。

记者:3年多了,参与献爱心的人各种各样、越来越多,你觉得是为什么?

唐芳:他们首先都是有大爱的人,所以才愿意一起来做这些事,这与他们是干什么的没多少关系。我很感谢他们,我比起他们来其实差远了。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大家为什么那么相信你?甚至素不相识就主动把钱交给你处理,而且从未有人在钱款方面对你有过任何质疑?

唐芳:很感谢大家的信任,我也很感谢很多领导和大足慈善会的支持、肯定与帮助。从一开始做这件事,我就很注意这个问题,尽可能做到每一笔钱都来去清楚。也要感谢现在网络这么发达,给公开透明地做善事提供了很大方便,我觉得这是爱心的力量与网络的力量结合起来产生的效果。

记者:如果有人认为,你是为了更好地推销你的杂柑才建了这些微信爱心平台,做善事也有利于你们的杂柑生意,你会怎么看?

唐芳: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爱心扶贫肯定对我个人的形象有帮助,但与我的生意并没有直接关系。我们的果园是2006年开始做的,在2011年进入成熟期后,因为品种好规模又大,我的杂柑就已经很受欢迎了,年年销售火爆,现场采摘购买的顾客也络绎不绝,那种盛况还曾被称作大足一景。倒是因为天气等多方面原因,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这一轮销售,反而不如往年。

记者:在帮扶困境孩子和老人的过程中,你经常提到你会流眼泪,你平时就是一个爱流泪的人吗?

唐芳:不是,但是看到让人难过的事情,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流泪。

记者:你们的爱心群体、帮扶行动已经做到一定规模了,会继续坚持下去吗?

唐芳:现在真的就像在做事业一样了(笑)。社会需要大爱,需要正能量,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我们也会继续做下去。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陶青 李野 摄影报道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分享到:
收藏